重庆长弘律师事务所
新闻详情

沉冤十六载而今得昭雪:董克云杀人强奸案无罪释放

浏览数:3578

    经过1年多时间的不懈努力,我所受理的董克云杀人强奸再审一案,最终以当事人无罪释放写下完满句号。受理案件后,针对申诉人长达十六年的不断申诉,面对复杂的案件事实和证据,承办律师本着对事实、法律和当事人的负责的态度,将历史尘封的案卷材料重新梳理,细致分析,从案卷中发现和排除不合理的案件描述,基于证据和事实对案件事实进行复原,用证据解脱了禁锢在当事人身上的枷锁,使无辜负罪回归清白,并为其获得应得的国家赔偿。重庆长弘律师事务所在刑事诉讼方面再添一个经典案例,体现了我所律师维护正义,以法律武器为当事人争取正当权益的责任心和能力。

     董克云,男,1965年2月20日出生,重庆市人,汉族,原住重庆市渝北区兴隆镇徐堡村5社。因涉嫌故意杀人,强奸罪被判死缓。   
  这是一件被“死缓","无期”长达16年的申诉人一直坚持的申诉。从1998年一审判决当事人被“死缓”,算起来已经16年了。经过16年的劳动改造,可能有的“无期”人员出狱了,但是董克云仍然拒不认罪,因此仍是“无期”人员。本案案情重大,事关当事人罪与非罪,事关董克云几十年的牢狱与冤屈,因此恳请有关部门能高度重视本案,还董克云一个清白!   
  1997年6月29日晚上9点左右重庆市渝北区龙溪镇加州农贸市场旁发生了一起杀人,强奸案。随后公安机关就农贸市场附近挨个搜查,当搜到董克云房间时,他正在睡午觉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公安人员就问他暂住证,他说暂住证还在办,身份证在派出所的,公安机关就叫他去派出所核实身份证,到了派出所就问他9点左右在干什么?董克云说在家看电视,当时电视播的“缉毒警魂”,且能复述节目内容,就这样被问来问去,在受不了派出所几天几夜的刑讯逼供下,被迫承认了一切。于是在7月3号凌晨董克云的有罪供诉就产生了,与董克云关押同一舍房的彭安兵的讯问笔录证实,董克云在来舍房的时候,膝盖处有明显的踢伤,这充分证明了侦查机关对董克云实施了刑讯逼供的行为,董克云所陈述的有罪供诉,对于何手持刀的供诉,是否拿石头砸的动作及谁先扑向对方的供诉,以及是否用刀夺陈某某的供诉存在相互矛盾,前后不一的情形。对于拿出刀的时间,强奸过程,是否用刀夺陈某某和作案逃跑方向等都与陈某某的陈述不能吻合。相信这其中缘由,不言而喻。   
  在本案的鉴定结论中存在缺陷:1997年7月4日重庆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技术室出具的血型鉴定书,虽然血型相同,但同为A型血的人不计其数,也许的巧合,不能说明董克云衬衣上的血迹就是张某某和陈某某的。后华西医科大学法医鉴定中心于1998年5月7日作出的DNA鉴定结论也不具排他性,而且陈某某裙装上的基因型为10—10,与陈某某本人的7—7不相同。在司法实践中,一般采取6至13个基因座进行鉴定,而本案中鉴定中心只提取了一个基因座进行鉴定,不能增加鉴定结论的准确度,其鉴定结论明显对人身同一认定价值不高。陈某某还陈述她的大腿内侧被夺了一刀,这一处伤口较小且在大腿内侧位置上的血喷溅到案犯上身,按理说犯罪人裤子必然擦拭到陈某某的血,然而提取董克云的裤子上并没有陈某某的血,再者死者张某某存在多处伤口,创口较大,伤口在上身位置,然而其血并没有喷溅到董克云的身上,这些情形明显与案发过程相违背。   
  本案提取的尖刀并非本案案犯的作案工具。其一:陈某某在1997年7月1日所作陈述证实,案犯用的刀大约20厘米作于长,把子这边有5厘米左右宽,前面是尖的,刀刃是圆弧样子的,把子处较大,前面尖。而本案侦查机关在董克云租赁的房子里提取的凶器照片反映,该刀的把子宽度不到2厘米,与陈某某描述的凶器根本不一致。其二:此案提取的凶器为单刃锐器,单刃锐器损伤特点为:创角为一侧钝,一侧锐,刺伤创口小,创腔深,创缘光滑平整,创壁基本在同一平面,创腔的横切面呈"V"字形,创缘长度小于创腔深度,刺入口的形状常与刺器横断面的形状相似,尤其是皮肤表面刺创的创腔形状能较真实的反映刺器的形状。而此案尸体讲的结论证实,死者张某某右腋中线下6厘米,距右乳头下3.5厘米有缝合19针裂口,裂口呈斜形,外高内低,而且,死者照片证实,死者左手肘关节内侧有面积大约2*4厘米,深见肘关节的创口,而根据单刃锐器损伤的特点,此案提取的尖刀(一把普通的水果刀)是不可能产生如此伤口,值得一提的是,尖刀的提取时间为1997年7月3日,而该鉴定中尖刀的送检时间为1997年6月30日,严重与客观事实不符。   
  还有许多可疑之处,同一天内陈某某都能对自己穿的内裤的颜色的陈述都前后矛盾,足以反映出陈某某陈述基本事实及情节缺乏真实性;证人刘孝志证实在往电子校方向走时,碰见陈某某向他问医院位置后,见她向加州方向跑去,后见一个穿白衬衣灰色裤子的男青年通过路灯,膝盖裤子处有红色像血迹一样的东西,只见他一人朝加州往观音桥方向的马路对直走去,这不能排除是他人作案的可能性。以及现场勘查笔录证实,侦察机关在勘查现场时,在案发现场发现一只皮鞋,而在董克云的住处的皮鞋均是完整的,而且在勘查现场并没有发现董克云的血迹,指纹,毛发,人体组织等痕迹和物品,缺乏认定董克云实施犯罪行为的直接物证。   
  为什么一件普通的刑事案件要经过历时长达4年一审,二审,重审,终审,再审案?为什么董克云始终不认罪?16个漫长的年头,即使监狱管理人员多次主动给予其减刑均被董克云拒绝,他不断向各部门申诉,这期间光申诉材料就多达1200份,从入狱开始,就用不佩戴犯人名牌这种文明的方式为他自己喊冤,经历了老父去世,妻离子散,家破人亡的煎熬,其子在他人面前抬不起头,缺乏父爱。董克云仍然坚持一次又一次的上诉,为什么法院对此案件要“从轻"判决?在此案审理中法院认定董克云故意杀人,强奸犯罪,为什么不判处死刑立即执行,却要轻判为死缓?—这不说明人民法院在审理中也发现此案件的证据存在一些问题吗?   
  从此案发到现在,董克云在铁窗中度过了16个年头,肉体和精神上均遭受了难以想象的伤痛,然而,这个坚强的普通的男人还是在16年的时间里不断申诉,不愿减刑,是因为他坚信法律是公正的,相信他的冤屈终会沉冤得雪!